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五大新需求,组成电子供应链服务的发展方向

关键词: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29日   点击次数:26次

今年上半年贸易战影响最大的元器件类型,是应用在手机与军工相关领域的元器件类型,包括DRAM、NAND Flash、被动元件、射频等,这些元器件的价格都出现了不同的程度的下滑……

对于深圳电子业来说,2019年是危与机并存的一年。上半年,美方多次制裁中国高科技企业,其中就包括了中兴、华为、大疆等知名的深圳企业;但这也让全国上下都知晓了高科技企业云集的“粤海街道办”。下半年,香港地区局势动乱,深港两地经贸关系受到负面影响;但这也使得中共中央再次聚焦深圳经济特区这一创新沃土,全面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促进5G、人工智能、网络空间科学与技术等重大创新载体的落地。在挑战与机遇共存的新常态下,深圳电子供应链也悄然发生嬗变。《国际电子商情》分析师专门走访了四家深圳供应链服务商,观察电子供应链服务的新需求。

供应链服务的五大新需求

1. 对关税动态的把握

时至今日,贸易战的力度超出了大家的预想,市场在不断地调整新预期,悬而不决的关税加征必定影响双方进出口贸易,给两国的进出口企业均埋下一颗“不定时炸弹”。

就目前国内分销市场来看,关税问题最大影响在于美国进口产品。倘若中国对美国进口产品不断加征关税,国内分销商的成本也随之上涨,增加的部分是由分销商自己消化、还是制造厂家承担、亦或是转嫁至终端消费者,这都需要整个供应链上下商讨。

朗华供应链副总经理俞庆华.jpg

朗华供应链 副总经理 俞庆华

据悉,从2018年底开始,深圳市朗华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便专门设立了一个关务小组, 收集分享关税动态,深度解读政策信息,做到关税动态的实时把握。朗华供应链副总经理俞庆华介绍道:“对于供应链来说,需要尽快、随时了解关税的变化,尤其是一些代理商客户,当有新的关税消息时,需要第一时间分享出来,提前做好采购规划。”

2. 出口地域与形态的变化

至于出口方面,关税加征的影响分为两方面,一个是美国市场,一个是东南亚市场。作为中美贸易摩擦的主战场,今年以来的中国电子成品对于美国市场的出货量明显下降,这也导致美国企业迫切寻找能替代中国“物美价廉”的供应链。另一方面,下游终端客户对越南、印度、印尼等地的电子制造业的生产能力十分关注,并且在设计新的供应链模式来满足外迁的生产需求,因此供应链服务商也在积极拓展东南亚地区的相关服务。

深圳市信利康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程桃红认为,东南亚地区的供应链服务仍与中国有较大差距。无论是越南、印度还是其他东南亚国家,它们均存在着一个相同问题—产业链配套不完整。虽然制造工厂搬至东南亚地区,但许多配套仍在中国。由于物料品类多、散、杂,因此,仍需借助供应链服务商的优势。

俞庆华补充道,东南亚的出口通关也绝非易事,企业和供应链都要根据当地的通关政策,来调整出口产品形态。最初越南当地是允许整机(DKD)通关的,对于出口企业来说省心省事;随后越南关税调整,要求通关产品为SKD料(半散装料),近几年甚至变成了CKD料(全散装)。为了应对印度通关政策的改变,制造厂商需要重新规划供应链环节,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需要供应链服务商的指引和帮助。

3. 扶持本土IC企业

通过深圳市旗丰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的系统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贸易战影响最大的元器件类型,是应用在手机与军工相关领域的元器件类型,包括DRAM、NAND Flash、被动元件、射频等,这些元器件的价格都出现了不同的程度的下滑。

贸易争端使得企业面临的风险增加,各方需要寻求相关的替代器件。旗丰供应链副总经理、芯动网联合创始人郭东盛向说道:“分销商需要关注对应美国品牌的元器件是否有国内的替代品,尽早协助客户对替代品进行可行性探讨,会让客户感觉到更放心。”

旗丰-郭东盛.jpg

旗丰供应链 副总经理  郭东盛

对此,供应链服务商针对本土IC企业提供了一系列的帮扶服务。旗丰供应链通过其线上平台“芯动网”,在大数据方面为小微客户提供帮助,包括元器件采购、全球仓储、物流、通关及供应链金融的一站式服务,让小微客户不需要操心除研发设计生产外的任何供应链环节;同时芯动网通过线上的智能匹配采购,国产器件替代推荐,来帮助小微客户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元器件产品。

朗华供应链将其帮扶服务称为“月嫂式服务”,根据国产IC企业的实际发展瓶颈,从技术、产品、客户、物流上理顺供应链流程。俞庆华介绍道,区别于国外的初创企业,国产IC企业的需求不一样,在资金方面,有风投、政策资金的支持;但他们在付汇、报关、国内外物流整合、海关以及税务的政策理解上缺少经验,需要经验丰富的供应链服务商协助完成,做到合法合规运作,同时成本最低效率最高。

4. 更先进的物流端应用

深圳经济特区作为电子元器件流通最频繁的市场之一,同时也是全国供应链服务企业的发源地和集聚地,包括怡亚通、富森、信利康、华富洋、东方嘉盛、旗丰、朗华、九立在内的一大批具有行业代表性的供应链服务商日益壮大。这些具有“物流”基因的企业,在物流端上融入了移动端、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纷纷建设了自己的物流操作系统,以便客户可以通过PC和移动APP实时查看货物的运输状态。

深圳市富森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王志强向《国际电子商情》展示了其APP操作系统。监控界面上显示,一辆辆来往于深港两地的运输车辆,正按照订单的指定地点进行配送。王志强指出,目前供应链服务APP的功能大同小异,最关键的还是根据客户的实际需求来不断升级服务功能,这是供应链服务商提升附加价值的一个有效渠道。

5. 采购能力的要求

最后是采购能力的要求。旗丰供应链认为,上半年的消费电子产品市场缺乏爆点,因此许多下游客户本身也在进行转型升级,对于新的智能产品的研发及生产,对新物料的供应商的寻找以及企业本身的采购能力有了更高的要求,种类更多更繁杂。

郭东盛总结道,“基于以上几点,对于分销商而言变化也是明显的,首先自身需要寻找有价值的新的国产代理品线,同时需要打通国际端的交货能力,还有对新需求的及时满足度,都极具挑战。”

向内部管理要效益

尽管供应链服务出现了各种新诉求,但笔者在走访中发现,2019上半年深圳供应链服务行业的总体营收情况不尽人意,多数企业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这主要由于中国进出口贸易保守所致。接下来,供应链服务商该如何扭转颓势、重回增长轨道?上述受访者的答案都十分一致—加强内部管理,向管理要效益。

程桃红认为,供应链服务商的竞争优势根本在于企业管理的能力。目前供应链服务在类型上已经趋向同质化,因此根本优势在于细节,包括服务效率、风险控制、截止收货时间的小差异等等。

王志强分享了富森“四轮驱动”的做法。首先是信息流,持续加强对外服务和内部管理的IT化,提高整体的服务效率;其次是物流,在巩固现有的物流水平的同时,根据客户的需求不断提升物流队伍;接下来是资金流,主要解决融资问题;最后是加强风控能力,与客户、海关三者之间建立信任的合作关系。

俞庆华指出,优化流程、精简人力、提高效率,将是朗华供应链加强内部管理的重要手段。供应链服务商需要针对制造厂商、分销商的痛点难点,提供不同维度、不同价值的服务。这个过程中朗华供应链从零开始, 在与客户的合作过程中不断探索、把弯路走通;当接触新客户的时候, 就能迅速提供一整套的框架服务,从中再进行定制化的部分。

至于下半年的趋势,上述受访者均表示了乐观态度。程桃红说道:“根据往年经济情况以及当前经济形势,基于中美贸易战的商谈状况,下半年贸易数据会呈现震荡式前进。”

俞庆华也对下半年的趋势充满信心。她指出, 经济形势和股票市场一样,买的都是预期。贸易战打到现在,最终情况如何其实大家心知肚明,所以都不会过度悲观。但也不能盲目乐观,因为今后几年的发展还很艰难,不确定的因素很多,需要企业找到自己的瓶颈,并逐步找出解决方案,慢慢爬坡,形成核心竞争力。

再谈供应链服务闭环

打通供应链的“最后一公里”、实现供应链服务“闭环”,一直以来是供应链业内普遍探讨的话题。借此机会,受访者也对这一老话题分享了新经验。

郭东盛指出,首先要先看怎么定义供应链的“最后一公里”。他认为“最后一公里”不是物流上的最后一公里,也不是采购端的最后一公里,而是整个供应链体系上的信息互通互联,只有供应链体系真正实现了信息互通互联,才能够完成整个供应链服务的闭环。供应链服务商可以利用互联网为依托,通过运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对商品的生产、流通与销售过程,进行升级改造,进而重塑业态结构与生态圈,并对线上服务、线下体验以及现代物流,进行深度融合供应链服务新模式,才能够彻底实现供应链服务的“闭环”。

“目前亟需突破的关键有两点:第一是数据来源,目前我们的电子制造业供应链体系分散,数据都是散落在各方的,从芯片设计公司、到分销商、到物流服务商、再到采购商等等,不同的产业角色掌握着不同的有价值的数据。第二是技术的应用,不局限于大数据及人工智能技术的运用。现阶段,电子制造行业还没有做到真正的分析预测,只是停留在收集统计分析的阶段,要想利用数据及模型来做到供应链的优化,还需要智能预测的设计落地。”郭东盛进一步阐述道。

俞庆华认为,供应链的范围很大,不同供应链服务商对“最后一公里”都有不同的理解。对于朗华供应链来说,最后一公里体现在物流方面、资金方面。物流方面,随着越来越多的本土制造的电子元器件在国内市场流通开来,面临的问题是电子成品如何以最快的速度、最安全的状态,送达至最终的生产商手里。因此,时效和安全已经成为供应链服务商的必修课。朗华供应链的做法是,支持24小时随时通关,并购买了150亿元人民币的货物保险,加快运输效率的同时,也减少因货物受到损毁、损害或被窃而对客户业务和供应链造成的影响。金融方面,不管产品是跨境还是本土,一旦生产厂商、代理商、分销商陷入资金周转难题,朗华供应链可以提供垫付服务,解决交易过程中涉及资金问题的最后一环。

在王志强看来,富森供应链的关键是实现“核心客户”的“最后一公里”。传统的供应链理论是核心厂商主导闭环,围绕着核心企业的上下游去做供应链服务。现在最新的理念是,谁的产品技术有话语权,谁就是核心企业,供应链服务商就会帮助它们打通最后一公里。用苹果供应链举例,以前苹果公司肯定是核心企业,全产业链上下都围着它转;如今,但凡某个企业是苹果公司的独家供应商,它的产品技术水平极高且产品无可替代,那么这家企业就是富森供应链的“核心客户”,并为之打造供应链“闭环”。王志强说道:“这一思维转变正是贸易战带来的思考,业者更关注于拥有技术话语权的制造企业,它们在供应链上的地位就越重要;当他们实现了供应链闭环,整个供应链就能更长久的发展下去,这与传统供应链理论的目标是一致的,并不相矛盾。”




上一篇:人工智能颠覆安防行业 创新触点解决方案助力发展
下一篇:MIC:明年半导体产值成长缓 -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