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东南亚若全面“封城”,电子供应链恐将瘫痪!

关键词:    发布时间:2020年3月20日   点击次数:148次

目前,全球已至少有30个国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除了欧美国家紧急“封城”之外,全球制造业重地——菲律宾、马拉西亚等东南亚国家相继宣布封城,这将给电子元器件供应端带来挑战。

  菲律宾:MLCC重镇封城30天!

  近日,菲律宾12日宣布首都马尼拉自3月15日起“封城”(社区隔离)30天,往返马尼拉的海、陆、空所有交通都被暂停。据了解,首都马尼拉拥有菲律宾既有的8个机场中最主要的3个机场。

  MLCC产能将受到重创。菲律宾是日韩厂商MLCC重要制造基地。村田、三星电机和太阳诱电均在菲律宾设有工厂,其中村田和三星电机在菲律宾的MLCC产能比重高达15%和40%,加上菲律宾1月以来的火山爆发对航空运输的限制,业界纷纷对后续MLCC的供应表示担忧。

  据《国际电子商情》了解,村田和三星电机的MLCC主要应用于智能手机、汽车、工业、医疗等高端市场,村田和三星电机停产、停运,将对高端MLCC市场造成冲击。

  村田MLCC全球月产能约1500亿颗,除了日本和菲律宾(15%)的产能外,其余分布在中国无锡(40%)、泰国和新加坡;三星电机MLCC全球月产能约1000亿颗,除了菲律宾占比40%外,其余分布在韩国釜山(20%)和中国天津(40%)。

  不过乐观的是,日本、台湾和大陆MLCC厂商的高端扩产产能几乎在2019年底和2020年年开出,且大部分厂房位于中国大陆,可一定程度缓解紧缺危机。国巨MLCC产能在中国苏州(70%)及台湾地区,东南亚非常少,推动二次涨价的几率削弱。

 

  马来西亚:电阻集中地停产14天!

  继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宣布封城30天后,马来西亚17日宣布自3月18日至3月31日全国封城14天。公告显示,除了必要的民生、运输及公共设施外,境内企业和工厂都要求停工两周。

  ·电阻产能受到波及!

  据《国际电子商情》了解,马来西亚是日、台系企业电阻产品的制造重地,其中尤以台湾电阻厂商为重,华新科技、旺诠(奇力新旗下)很大比例的电阻产能在马来西亚。除电阻产品外,日本村田(电感、MLCC)、Nichicon和Nippon Chemicon(铝电解电容)和松下(固态电容)都有产能在马来西亚。

  旺诠在马来西亚主要生产常规型电阻,其产能占自家电阻总产能的50%左右,影响明显,但因目前大陆昆山、湖南厂稼动率已回升,可一定程度缓解紧缺难题。华新科技在马拉西亚的工厂主要生产车用电阻,此次停工前稼动率已经满载,预计停工两周对其影响较大,期待其他地区产能“接济”。

  在电感方面,日本村田和千如在马来西亚设有电感工厂,但因全球电感市场参与者众多,竞争格局较为分散且需求端疲弱,《国际电子商情》判断其价格波动不会太明显。

  在铝电解电容方面,2018年初,尼吉康对插脚式和螺杆式铝电解电容所有型号领涨5%。铝电解电容主要应用在工业、汽车、家电、照明、消费电子等领域,历来涨价幅度远不及电容电阻,预计此次涨幅有限。

  ·封测、CPU产能或受影响

  众所周知,马来西亚是东南亚的后端半导体制造中心,英特尔、英飞凌、日月光、ST等知名半导体公司均在该国建厂。2018年前后,苏州固锝、通富微电、华天科技三家中国半导体厂商先后宣布并购马来西亚的封测厂。

  外资企业纷纷入驻,得益于马来西亚政府对外资持鼓励和开放的态度。2010年,马来西亚政府自推行经济转型计划,出台了一系列多元化的外资鼓励政策。其中,机械设备及零部件、电子电器、医疗器械等行业的外商投资者可持有100%的股权。

  如上表,中国大陆的3家厂商主要通过收购当地封测厂进入马来西亚,而日月光、英飞凌、ST等国际半导体大厂在马来西亚的制造业集中于汽车和工业等高利润领域。除此,全球晶圆制造大厂——环球晶在马拉西亚设有6寸晶圆厂(另两座6寸以下晶圆厂位于中国昆山和台湾地区),此次马来西亚封城,将对相关企业产能带来一定程度的影响,业界已传出6寸晶圆开始涨价的消息

  除此,英特尔的处理器(CPU)在马来西亚当地有后段的产能(约占总CPU后段产能的50%),这或许会让本已处于缺货状态的CPU产品“雪上加霜”。不过,据悉目前,服务器ODM厂商大致备有2-3周库存,不至于“揭不开锅”,但《国际电子商情》认为具体影响还得看马来西亚14天后疫情的走势。

  越南和印度暂未封城,但仍有隐忧

  随着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相继封城,越南、印度等其他东南亚国家是否也会进入“戒备”状态,业界对此表示担忧。根据《国际电子商情》对越南和印度等国家的电子产业梳理得出,一旦出现封城或交通停运,将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印度

  印度是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智能手机相关产业的制造地,同时又是全球消费电子产品(特指手机)的主力消费市场。随着富士康和纬创集团的入驻,iPhone和iPad的一部分产能均在印度完成。

  除此,中国主要手机品牌如华为、小米、OV,以及韩国三星均在印度设厂或销售中心,若疫情在印度的蔓延程度不断加强且不得不“封城”,将对电子产品的供应端和需求端均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根据IDC发布的《2018年印度智能手机报告》显示,来自中国的小米占了整个印度智能手机市场的28.9%的份额,成为该年度最受欢迎的手机品牌。另外,在印度手机销量TOP 5排名中,中国品牌占了四席。可以预见,疫情在印度市场对手机需求端的影响恐将大于供给端。

  ·越南

  越南因正在处于劳动力红利期,加上越南政府各项招商引资政策的刺激,吸引了全球诸多大型电子制造企业入驻,其中不乏富士康、仁宝、光宝科技等台湾EMS工厂。

  除此,英特尔的IC封测已经驻扎越南。中国大陆处于手机供应链上的关键元器件公司如立讯精密、歌尔声学、蓝思科技等或收购或建厂,陆续开进越南。

  越南和印度制造业的相似之处在于,集中于智能手机产业链,不同之处在于,印度更侧重于手机终端产品的组装和生产,而越南更侧重于关键零部件的制造。一旦这些东南亚国家“封城”,全球智能手机产能将受到重创,5G手机普及进程将被再一次拖慢。

  除此还有泰国、新加坡、印尼等国家,也是电子产业制造业重地,当前疫情蔓延趋势不可预测,后续影响仍待持续观察。




上一篇:疫情影响,电子元器件将遇上“涨价潮”
下一篇:MIC:明年半导体产值成长缓 - 完 -